废鸽子哟

这里鸽子,别看有时候好像很正经,但本质上是话痨+乐子人+沙雕xxx,日常会吐槽役,偶尔正经产点剧情看法

表明态度

  提出观点没问题,自己的想法没问题。哪怕是这样动第五设定根基其实也没问题。但现在有些人问题在于,明明他们还没有一条相对完整的论证思路和作证的证据,只是单方面的自己的思路顺下来的脑洞,以及在自己这个脑洞为基础上的解释。可在他们将这种当成一种考据与分析发出后,在被人指出问题提出相反意见时又去把锅推给策划说策划没锤怎么说都行,本质上非常不尊重考据和分析也十分不负责任。

策划没锤≠免死金牌,谢谢。

我不生气他们在传播的这些不靠谱的考据和思路。我生气的是他们在做这些的时候同时传播出去的是这种不严谨的思维模式,在误导路人后又不负责任,导致误导越来越多,他们却还在因这种不负责的发言而沾沾自喜。

今日份碎碎念

  猜想不是乱想,脑洞不是胡编。一切都应该有根据和合理范围,我鄙视所有张口就来和自我为中心开滤镜的考据JPG。(算是职业病)

  以及,大多考据同样具备时效性,不要一直把过去的当成宝,它们中大部分可能随推动已经立不住脚或需要翻新,望周知。

  

  怎么说呢,今天算是又看见离谱的东西后忍不住了。有些考据你看着长篇大论,好像很牛,实际上细想会漏洞百出。把诡叙式剧情中的某一环节以肯定形式敲死,后续大概率得被打脸,就看打的肿不肿了。况且敲死的逻辑,呃,不想多说什么了。

  *碎碎念中的唠叨

  

  顺带一提,我好像至今没看见过过少让我满意的自推饭,永远是尝试着找点吃的,然后被角色崩坏的ooc卡车创进土里,习惯了。

深渊的呼唤系列想法

  一个新观点:深渊系列不仅仅是“每年一个独立的、有所联系的故事”,而更是一种,对剧情、角色设计阶段性的总结概括。


首先,我们来看看一、二赛季,古早的几个尚且没有完整叙事的精华。鹿头的金匠和杰克的金纹大触,强调的是“社会职业”——艺术品的锻造者,和“秘密的访客”——没有形体的异化者。消失的记忆,陌生的访客,他们仿佛就是介绍第五人格世界观的前言。

然后,从蜘蛛的黄金烛台,一直到祭司的明日之辉,虽然叙述断断续续,但似乎都是从不同角度,对红教堂故事的改编描述。这也类同于第五人格世界观中,故事的基本讲述方式:由同一个事实,从不同的视角多次二次改编,形成一个个精华故事。


黄衣之主的海神之冕精华,虽然诞生于深渊一精华之前,但它却仿佛一个引子,引出了深渊一这个开篇之作。深渊一的背景是什么呢?为了财富,海盗们集合起来,登上了那艘前往深渊的寻宝船。大家仔细想想,这个设定似乎是很接近早期每个角色共同的背景设定的——简单告诉你他们曾经的职业经历,然后这个人为了参加游戏而前往庄园。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看似毫不相关的人,为了赢得奖金聚集在了一起,正如深渊一的海盗们心怀鬼胎地寻找着财宝。

概括一下就是:深渊一仿佛是对游戏剧情目前发展阶段的一次总结,揭露了一个背景设定的共性——各种稀奇古怪的访客们为了财富而来,参与着荒诞的游戏。


发现了深渊系列的“概括性总结”的一个基本思路,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循着这个思路,继续深入挖掘深渊二到深渊五的细节了。


我认为深渊二体现的是,角色们悲剧性的结局:即将被冰雪冰封的蒸汽之都里,每个人都在为生存竭力奋斗。

抛开深渊一时代,每个角色的模糊身份后,我们逐渐能够得知这场游戏的残酷性,为了获胜所要付出的代价很昂贵。而随着人物的推演故事被一点点揭露,我们也知道了,很多人都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被庄园主承诺的宝藏所吸引,从而参与游戏。但最终,他们的结局大都很悲惨,就如同蒸汽之都最后还是被冰封,并没有得到救赎一样。

再看看深渊二的选角方面。如果我们将铁帽团定义成社会的下层阶级和走投无路的人,而将冒险团定义成较为富裕体面的阶层,至少还有表面的繁荣,是不是也很合理?

根据当时的一部分推演,原是知名画家惠斯勒的学生的杰克(冒险团)因为坏孩子人格而改变(铁帽团),且后续展开一系列行动,将好人格逼入绝境(背叛)。家境富裕的魔术师通过弑师强化了自己的事业、重塑了自己的身份(冒险团),调香师是落魄贵族(冒险团),冒险家一直沉溺于伟大的自我幻想(冒险团),佣兵一开始被英国人雇佣(非冒险团正式),以及铁帽团的那些人——来自社会平民阶层的小丑、慈善家、鹿头等人,选择都是比较合理的。

概括一下就是:深渊二揭露了庄园中的人存在着不同地位的划分,他们基于自己的身份,因各自的某种原因被迫参与了游戏,且结局往往是悲惨的。


我认为深渊三体现的是,人们参与游戏的理由,不同的人生选择契机。

被深渊侵染的艺术,现实里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声音,警示或称赞。深渊不再如同深渊一那般,仅仅带来灾难,反而可以成为少数人的“梦”。他们自愿被美化为异界的深渊感染,因为深渊让他们得到了行动的理由。

让我们先看看2019年登场的角色:梦之女巫、勘探员、咒术师、爱哭鬼、野人、孽蜥、杂技演员、大副、红夫人、调酒师、26号守卫、邮差、使徒。

这些求生者均存在一定程度的自愿性和参与游戏的理由。比如大副为了追查古董伞、调酒师为了“寻找哥哥”、杂技演员为了调查月亮河惨案真相、实施复仇;监管者则有,如孽蜥和使徒,被迫异化——被四脚蛇咬伤、被猫神复活而重新存在,也出现了梦之女巫、红夫人、邦邦等,随着故事发展而逐渐发生变化的概念、类概念监管——红夫人在此后隐晦地揭露了她或由历史传闻拼凑而成,邦邦作为一个机器人也有其成长变化的体现。

深渊三的背景是艺术馆,强调的是“作品”。除去参观者,里面的展品及其作者——恶之花与皮克曼,似乎也暗示监管者开始出现了非实体存在,或为传闻改编诞生的概念类存在。

深渊三的选角也是如此。小丑对自身行为的自我欺骗(皮克曼模仿深渊艺术,指向裘克发疯后模仿瑟吉),牛仔对安吉丽娜的赎罪(教鞭为救徒弟人偶师牺牲),先知的自愿参与和后续揭露为知己的牺牲(深渊三故事本身也是通过先知,来体现对深渊的双重视角),机械自愿前来庄园以求用庄园技术改善傀儡复原“父亲”(人偶师被吞噬成为了二代目恶之花),入殓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是积极的(嬉命人对调查局的诱导、葬送)。而舞女的恶之花,作为皮克曼的模特、完美展品,对应的是裘克视角里,带有强烈个人滤镜的“娜塔莉”。

概括一下就是:深渊三讲述的是,在不同的理由下,深渊也可以变为美好的一种契机。角色们参与庄园游戏,多有自己不得已的目的,或是庄园为他们提供了这么做的理由——危机重重的庄园游戏也变成了美好的梦想。同时,也揭示了部分监管者非实体化的特点。

  

  我认为深渊四的体现是,人生的轮回、庄园游戏的轮回。

深渊四的背景是被深渊控制的赛道,除非获胜否则就无法脱身。同时,参加比赛的车手无论原先带着何种目的,在他们参赛之后,他们的目的都渐渐被淡忘,只剩下遵循赛道的规则,去获胜。而失败者也并非解脱,而是重新开始这场比赛。

让我们先看看2020年登场的角色:守墓人、囚徒、小提琴家、昆虫学者、雕刻家、画家、博士、击球手。

这一年的角色,大多体现了“人生中的重大转折点”,或是“强烈的个人目的”。转折点类如囚徒——因实验室爆炸而入狱、雕刻家——残疾后被送入疯人院、博士——被巴尔克“复活”等;目的性类如守墓人——渴望葬入圣地、昆虫学者——杀夫、击球手——想要回到家乡等。

他们因人生的变故来到庄园,寻求一个新的开始,在新的机会中进行游戏;或是在被强烈的目的性驱动,前往庄园,而后变成这场庄园游戏的一部分,正如后续主线剧情所揭露的“反复投入游戏”。

当然,当时还没有主线剧情,不过2019年的剧情先览cg标语已经暗示了我们:“追与逃,庄园众人反复重演的人生。”这场游戏本身就是一场荒诞的比赛,也正如深渊四所体现的,各自为战的车手们只有齐心协力,才有机会获胜。


深渊四的监管者是变成熔铁猎犬的鹿头。鹿头是庄园中的管理层监管——在游戏失控时出现维护局面;也是实体和概念同时存在的控制者——鹿头与人身融为一体。

求生者方面,勘探员、调酒师、祭司、杂技演员、野人,他们都因为强烈目的性被招来赛道,或是为名誉——祭司对信仰智慧的追求、或是为钱财——勘探员渴望找到金矿,最终通过合力才勉强使勘探员取胜(而这又与勘探员原本的态度,“那只不过是别人的不幸”形成对应,存在一个反讽意味)。

纵观深渊系列的其他非高级皮角色,也多为三大公司的运行人员,如银行家、拆卸工。深渊四是一个在某种规定下建立的机构,里面的人物会失控,会有自我想法,但最后大多都遵守着规矩,持续运作。这和庄园的运行机制也很接近:再多的概念和千奇百怪的参与者,也得遵守着庄园的规律。自2020年开始,角色们陆续设计了角色日。角色信息更加丰富、明显的趋势下,大环境框架的完善是必然的,必须为后续的剧情展开铺路。

概括一下就是:深渊四讲述的是庄园游戏的规律。看似野蛮的赛道,实际上遵守着轮回的规矩;追与逃,成功和失败,在大环境下不断重演着。庄园游戏中,所有人仿佛都有获得机遇和被淘汰的平等,既有庄园所谓的宝藏承诺,也有优胜劣汰的残酷。


我认为深渊五体现的是,角色故事、人生结局的被接受性和认可度。

深渊五的背景是娱乐至死的大都会。政府用谎言来让居民变成娱乐的齿轮,反抗者们用自己认知去违背大都会的意志,发动新闻战争,最终却发现,一切不过是通往同一个结局的,大同小异的分歧罢了。人们自己、政府和大众认为的事实真相各不相同,每个人都有自认为对的事情,这些思想不停交汇、融合,却在另一种程度上臻于完善,带来了终局。

还是让我们看看看2021年登场的角色:破轮、玩具商、渔女、心理学家、病患、蜡像师、小说家、小女孩、噩梦。

不难看出,2021年的角色多为此前叙述过的某一事件的补充参与型人物。他们或存在身份上的模糊,由一个大主旨的故事来进行诉说——破轮强调“戏剧表演”概念,噩梦强调庄园的“梦魇、渡鸦”概念等;又或者,是某些事件的额外扩展——渔女补充湖景村故事线,心理学家和病患补充圣心医院故事线等。

这些角色,又大都是在“现实基础”上的衍生,或是对某一事件的人为塑造形式。“衍生”的元素在2021年监管者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相对“实体化”,威尔三兄弟、格蕾丝、菲利普和克里斯蒂娜、奥尔菲斯,他们都是这个时代实际存在过的人,既是作为主叙述者讲故事的人,也是故事中的一环。

求生者方面,玩具商被家庭赋予了灰暗的人生,心理学家赋予了病患意义,作为奥尔菲斯碎裂人格一部分的小说家,还有作为美好回忆集合体的小女孩回忆——不难看出,他们都是一种“塑造”,或是塑造后的结果,或是塑造了他人。

概念塑造和对现实的编写都是2021年的角色特点,这也和深渊五的“虚拟与现实对抗”的主题共鸣。一场围绕大都会现实真相产生的情报战争,双方都想让居民信服自己口中的事实。这也对应了庄园游戏的另一个层面:每个人都有自己认为的事实,庄园会通过修改记忆来让参与者相信所相信的,持续参加游戏。


来看看深渊五的选角。红蝶的故事,既有她自己知道的真相、经历的事情,也存在一个和迈尔斯父亲告诉迈尔斯的虚假版本。大副献祭水手的家庭秘密只有他自己家才知道,他的技能也与催眠、幻象有关。囚徒和导师阿尔瓦对于永动机事件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咒术因被力高爸老爹忽视,自认为需要去献祭更多灵魂,出现认知偏差。前锋心思单纯,容易想当然,被佣兵所挑唆利用。最明显的就是邮差,他保护着很多秘密,又以他自己的视角进行信息的传播。

其他的角色选择也是如此。他们或存在自己的意识却被人无视——画家被老师侵害却无人知晓,蜘蛛渴望独立的事业却屡次失败;或顺从大都会的意愿——小提琴出卖灵魂开始摆烂、破轮沉溺于戏剧表演、邦邦的觉醒被巴尔克阻拦、击球想回家却被庄园骗来、昆虫在立人设的过程中迷失了自己。深渊五就是思想上的顺从的体现。

顺便,深渊五也疑似揭露了,并不是所有参与者的身份都是永远固定的,随着信息被认可度的占优,身份会发生改变。但这些过程,都是在深渊四的轮回框架下进行着的变动而已。

总结一下就是,深渊五揭示了,不同人物眼中的事实存在着差异。这座庄园举办的游戏,可以通过特殊手段改变一个人对于现实事实的理解和认知。着也是在主线剧情揭露后的,一次特别大的总结。


最后我来做一个小总结,并大胆畅想一下深渊六可能的概括角度。

深渊一到深渊三讲述都是参与者的动机,从看似毫无关联,到不得已的被迫为之,再到自愿参与的理由。深渊四则是进行中的游戏和规则,和主线的关系比较浅显易懂,体现了反反复复的游戏模式。深渊五是信息冲突、差异的结局,每个人都认为事情肯定是这样的,并且要顺从一种选择。管理层也会下场,有些管理层也会被抛弃,通过一些身份赋予,每个人看到的信息都不一样,每个人可能是记录员,也可能是参与者。


至于深渊六,我猜测可能是,讲述同事件进行中的视角冲突,发展中事件的另一种视角对撞,角色互相之间所得不全信息而产生的冲突。来看今年的角色,主打的是ID系列——角色的另一面,此外还有记录员代表柯根的“完全理性”视角,隐士对卢卡事件的另一个视角,古董商对宿伞和唐人街事件的另一个视角。同一个事件,不同的看法,且明显发生了争执。

深渊六比起深渊五,或许应该更注重对撞和差异。深渊五是大环境下的选边,深渊六则像是在过程中发生了冲突。今年的角色日也有多次体现,谁才是可以信赖的盟友?哪一个说法才是真的?谁是对的,谁又是错的?你的队友下一秒会不会成为你的敌人?立场在视角下转变,冲突。

我猜今年的深渊角色应该是蜘蛛、画家、击球、昆虫、守墓?他们对于自己的经历,都有自己的视角看法。

  

  感谢@凯瑟琳-达莫 的整理排版帮助

今日份奇怪想法

  如果猫猫教得知了有一种饮料叫猫屎咖啡

  阿尔瓦:这,真的能喝吗?

  其他信徒:当然了,这可是伟大的猫猫神对恩赐

  安:(鼓起勇气喝了)

  阿尔瓦:(抱着反正都被赫尔曼父子坑成这样的心态喝了)

  然后因为那些信徒就以为是拿猫屎泡咖啡双双吐了JPG

  

  猫猫神:人类真奇怪

今日份分享

  理想中的太太老师们在一起→讨论产粮、大佬交流、优质环境下出现一个个神仙作品

  实际上的太太老师们在一起→摆烂*N、不想更新、天呐,你好变态。胡说,明明你才变态。别说了,大家都是变态。我好正常哦

  

  JPG

疯了,疯了

  哈哈,打完了,哈哈!我终于把这阴间的推演打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知道我为了这些推演血压起来了多少次吗,哈,哈哈哈哈。

  

  得亏这个推演过程让我看见了一个很惨的男妈妈隐士,不然我真的想掐死他,不过现在嘛——赫尔曼你给我过来,让我鞭尸一会(🌿)

  

  PS:此人因心软被列表PUA去打推演,现在稍稍有点因几个阴间推演血压过高

  先是和赫尔曼的时间线

外服官方官宣了勘探和昆虫有监管ID

  太棒了,肌肉食尸鬼坎贝尔和虫群普林尼女士终于要来了,再来回顾一下二人的盛世美颜xxx

  

我好期待哦




今日吐槽

  入殓溯洄加特效了,在红色恶意的基础上加了白色的入殓自身发言。别理他们、别烦我、我不是、妈妈在等(这个划重点)

  溯洄皮其实,与其说是回到过去,弥补遗憾。倒不如说本质其实是通过主动选择(医生大副守墓溯洄的摆烂),又或者另一种人生(杰克被自己噶了,小提琴反杀恶魔,红蝶没跟迈尔斯走,宿醉疑似没出逃全家断头台)而失去了来庄园的理由。这样看,盲区估计是母亲还在,然后杰伊从养父成了继父(总不能是亲爹吧),家庭虽然构成很怪,而且继父就没对自己放上心(这鞋子都买错尺寸了),但至少他还有妈妈,一个因为不让妈妈失望而顶着社交恐惧在学校努力的孩子。可能过程很惨,但是的确是好太多了。

  

  所以,我想了想之前看见的入殓们安慰溯洄的同人…………

  其他入殓:不哭,我们帮你殓了他们

  盲区:妈妈喊我回家了,谢谢你们

  其他入殓:没事没事,等等,谁?

  

  嗯JPG